Tuesday, February 11, 2014

曾淵滄專欄 11.02.14 :地方債非洪水猛獸

我曾經問過一位中資銀行於香港分行任職的高層人士:「中國有多少家中資銀行?」他的答案是100多家。基本上,每一個較大的城市,都會有一家的城市銀行,在大城市更不止一家,單單是一個重慶市,就已經有兩家在香港上市的銀行。

我亦曾經估計,中央政府一定會很努力保護已在香港上市的中資銀行,那麼,仍然有超過100家中資銀行未上市,這些銀行有能力應付地方政府壞賬嗎?有能力應付中國式的迷你債券問題嗎?

大約在十年前,四大國企銀行打算到香港上市,但當時銀行的資產差透了,不良貸款很多,如此資產若拿來香港上市,有誰會敢買呢?有哪一家國際大行會敢包銷呢?去哪裏找所謂的策略性投資者呢?


於是國務院財政部出動了,既出錢又出力,向銀行買入不良資產,再注入新的資金,包裝得好好睇睇才來港上市,當年負責買下這些不良資產的公司,就成為今時今日在港上市時熱爆的中國信達(1359)。

地方政府不會破產
因此,大家不要一聽到地方債就驚慌,我很有信心地方政府絕對不會破產,中國不是美國,美國地方政府可以破產,中國是不會的,天大的問題有中央財政部支撐,中央財政部富有得很。而且,最壞的情況也可以學美國搞量化寬鬆,印鈔票買債。

當年的總理朱鎔基允許地方政府開辦窗口公司破產,因為這畢竟只是公司,而不是政府。

地方城市銀行如果出現問題,正好可以進行重組,進行合併,去蕪存菁,出現像徽商銀行(3698)的銀行,在重組過程中,有問題的貸款也很可能賣給信達或同類型的企業,而合併重組後,又可以送到香港上市。

曾淵滄
大學教授



Source/Extract/Excerpts/来源/转贴/摘录: 蘋果日報-
Publish date: 11/02/14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Warren E. Buffett(沃伦•巴菲特)
Be fearful when others are greedy, and be greedy when others are fearful
别人贪婪时我恐惧, 别人恐惧时我贪婪
投资只需学好两门课: 一,是如何给企业估值,二,是如何看待股市波动
吉姆·罗杰斯(Jim Rogers)
“错过时机”胜于“搞错对象”:不会全军覆没!”
做自己熟悉的事,等到发现大好机会才投钱下去

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

“犯错误并没有什么好羞耻的,只有知错不改才是耻辱。”

如果操作过量,即使对市场判断正确,仍会一败涂地。

李驰(中国巴菲特)
高估期间, 卖对, 不卖也对, 买是错的。
低估期间, 买对, 不买也是对, 卖是错的。

Tan Teng Boo


There’s no such thing as defensive stocks.Every stock can be defensive depending on what price you pay for it and what value you get,
冷眼(冯时能)投资概念
“买股票就是买公司的股份,买股份就是与陌生人合股做生意”。
合股做生意,则公司股份的业绩高于一切,而股票的价值决定于盈利。
价值是本,价格是末,故公司比股市重要百倍。
曹仁超-香港股神/港股明灯
1.有智慧,不如趁势
2.止损不止盈
成功者所以成功,是因为不怕失败!失败者所以失败,是失败后不再尝试!
曾淵滄-散户明灯
每逢灾难就是机会,而是在灾难发生时贱价买股票,然后放在一边,耐性地等灾难结束
  • Selected Indexes 52 week range

  • Margin of Safety

    Investment Clock

    World's First Interactive Investment Cl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