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23, 2013

喜庆45周年 森德勇闯下一个高峰

喜庆45周年 森德勇闯下一个高峰
Created 12/23/2013 - 12:44
森德(SCIENTX,4731,主板工业产品股)今年喜庆45周年,营业额首度冲破10亿大关,更派发特别股息回馈多年来支持公司的股东。

森德有今天的事业规模,其实是历经风霜,得来不易。

过去45年,森德三度碰上危机,所幸有现任董事经理林炳仁率领的管理团队披荆斩棘,并进一步壮大公司,持续在包装界站稳脚步。


森德立志5年业务再翻倍

森德创立迄今的45年,可划分为首20年的“建立期”、接着10年“扩展期”、再迎来9年“增长期”,然后2009年至2013年,归为“指数式增长期”(exponential growth)。

指数式增长的意思,是指初期增长偏低,但随时间的增速而越来越快。

因此,以“指数式增长期”形容森德过去的5年,极其贴切。

森德2009年遭遇全球金融危机,营业额滑落至5亿令吉,但森德并没有被风暴击垮,反而越战越勇,它立定5年发展计划,成功让公司更上一层楼,营业额创下12亿令吉的辉煌成绩。

森德在2013年庆祝45周年,是为了总结这个5年计划的成果,迈向下一个目标。

森德董事经理林炳仁接受《南洋商报》专访时点出,首次举行周年庆是在5年前,当时欢庆40周年,也给自己定下5年期的目标,为森德指引更明确的方向。

“当时我们庆祝40周年之际,也定下5年企划,就是要把公司冲破十亿大关。因此,这次的庆祝,不只是庆祝45周年,也是庆祝我们的业务,成功突破十亿令吉大关。”

5年企划创下纪录,当然也是时候订立下一个5年后的新目标。

“我们现在希望能够继续增长,希望5年后能够达到现在的两倍。无论是在规模、营业额,抑或市值方面。”

林炳仁坦言,这目标对本身就宛如大马的“2020年宏愿”,属于长期目标。

“2018年,我们希望我们可以双倍增长现有业务。到时候,我们要再开心迎接50周年。”

业务多元化

从森德今年的年报,就可看出森德的体悟:回首从前才能展望未来,不断从往事中学习和提醒自己。

森德创办人林德民(林炳仁父亲),1968年在柔佛新山起步,以生产人造皮革和薄膜为主。当时公司以“Scientific Textile”为名,仅有40名员工,营业额首年约38万令吉。

两年后,公司与日本企业联营在莎阿南工业区设厂大展拳脚,更成功收购竞争对手。厂房大约4年后竣工,公司正式从新山迁移至莎阿南,在此“落地生根”迄今。

踏入70年代,公司决定打入种植业,收购柔佛巴西古当逾1000英亩种植地。

当时没有人预料到,原来森德此时已掀开进军产业界的序幕。

虽然80年代发生原产品危机,但未动摇森德的扩展步伐,公司再多元化业务至生产汽车毛毯,并在马六甲设厂。

最重要的里程碑,莫过于森德创立22年后,1990年成功在大马交易所主板风光上市,进入全新的篇章。

生产拉伸膜奠定地位

森德在1993年决定从种植业抽身,转而与新加坡建筑业大亨林甲岩联手,把原有的油棕园变身为产业混合发展计划。

除了多元化至产业领域,森德在短短4年内,用惊人速度扩展至各种相关业务,包括与日本公司联营制造汽车内部使用的发泡板材、制造瓦楞纸盒,以及进军越南制造簇绒地毯(tufted carpet)。

为了反映业务多元化,公司1995年改名为“森德综合”。

另外,该公司旗下的Woventex机构,在1996年次在马股第二板挂牌,过后再打入PP包装带(PPstrapping band)市场。

森德本身也通过其他子公司,开始投入生产拉伸膜(stretch film)的业务,开始摩定公司在包装领域的地位。

专注包装与产业

然而,当迅速发展并遇上90年代末的亚洲金融风暴时,森德不得不正视业务多元化所隐藏的后遗症:旗下业务部分有赚头,但也有业务亏损连连。

森德董事经理林炳仁忆述,自己就在市场最蓬勃之际的1991年,回马加入森德,助父亲打理生意。

“上市后,我们雄心壮志要扩展业务,所以你可以看到我们涉足各种领域。”

“在1997年面对亚洲金融危机时,我们才深深了解到:你不能够一味扩展。重点是你要拥有足以与其他人竞争的优势。”

森德的首30年,不考虑其他问题,积极扩展;近期10多年,焦点转投入两大核心业务———包装与产业。

森德就在这里,找到了自己的竞争力。

品牌重新定位

在金融危机告一段落后,森德投入到扩展核心业务,为拉伸膜业务设厂、打入食品包装领域、在越南设立第二座厂房、在柔佛扩展地库等。

尽管2001年和2007年,再分别遇上科技泡沫与全球金融危机,但此时的森德所受到的影响已经不大,继续在业界站稳脚步。

森德在2008年,私有化森德包装(前身为Woventex机构),整合两家公司的业务。

同年欢庆40周年,森德也决定重新给品牌定位,打造出现有的蓝白品牌象征和标语。

管理层也立定5年发展目标,积极寻找收购机会和扩展本身业务。

如今,森德拥有工业包装和食品包装业务,成为全球第3大拉伸膜产商、亚洲规模最庞大的包装带生产商,也是柔佛首要产业公司之一。

现金流管理良好

聊起过去45年的发展期间,掌舵森德22年的林炳仁没有忽略任何细节,可以清楚点出每个时间点对森德的重要性。

从言谈中不难发现,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对森德造成不小冲击。

他透露,1998年期间自己有机会到美国哈佛大学深造,学习到经商管理的关键。

“那就是:要专注、要有策略和计划。这可以从我们过去10年的蜕变中看到。我们扩展、整合、专注、投入资源到核心业务,建立起自己的竞争优势。”

度过三场危机后,也让森德学习到其他对企业都很重要的事情。

林炳仁强调:“就是良好管理你的资产负债表。更重要是要管理你的现金流。”

林炳仁也感激公司的董事部、管理团队和职员,让森德可以一步一脚印,走过45年,迈向下一个里程碑。

2核心业务有声有色

森德从多方向发展,转变到现在投入两大核心业务,且做得有声有色,必定经过多方面考虑和取舍。

从父亲林德民手中接棒管理森德的林炳仁,虽然没有亲身经历创立时期的艰苦,但依然可点出业务取舍的重点。

他指出,70年代种植业发展较好,但是后期欠佳。

刚巧90年代初期机会浮现,森德就决心打入产业领域,把柔佛的种植地改为混合发展土地,在1995年正式投入产业。

“我们看到很多机会,觉得可以投入发展。当然,如果是种植业的话,就是另外一个可能性。不过,西马很难发展,应该得过去东马。这不是那时候的选择。”

森德在70年代从聚氯乙烯(PVC)起家,但PVC的生命周期,已到达一个阶段。踏入90年代,森德难以继续增长,因为竞争对手是中国和台湾。

拉伸膜业务全球第3

此外,当初曾涉足的纸盒业务,也是完全没有竞争力。

林炳仁透露,森德曾在柔佛峇株巴辖收购纺织品厂房,但同样缺乏竞争力。

“你算一下成本,从中国进口会更便宜,就算那时候是97年代。结果,(纺织)业务就脱售了。”

针对目前包装业务旗下的拉伸膜,森德当初还拉大队到欧美去考察。他们发现亚洲缺乏这类产品,所以价格卖得不错,增长更是迅速。

他们看好,欧美的快速增长,开始延伸到亚洲。考虑到拉伸膜的方便度,他们决定引进大型机器,全面启动生产线,同时把价格调低,以薄利多销的形式发展拉伸膜业务。

如今,森德的拉伸膜业务扩充至16条产线,成为全球第三的主要产商。

“这就是我们建立起竞争力的良机……可以说是时间点,可以说是机缘,还有我们拥有的专业能力。”

收购目标瞄准东南亚

森德目前专注在工业包装和消费品包装,近期宣布的收购计划,都是属于包装领域。

今年1月完成收购长城塑胶工业公司(GW Plastic)核心业务;11月再以4000万令吉,收购本地大型双向拉伸聚烯烃包装膜(简称BOPP)产商———Seacera Polyfilms私人有限公司。

林炳仁解释,新收购的长城公司,主要业务为PE膜(聚乙烯泡沫塑料),用于消费品包装内层,而Seacera则是包装外层。

食品包装潜能大

完成两家公司的收购,森德消费品包装业务是真的内外兼具,拥有完整的系列产品。

其实,就食品包装而言,目前全球市场总值高达800亿令吉,而森德只占其中数百万的市场。

他认为,与其说市场上充满竞争对手,倒不如称之为伙伴,因为市场太庞大,需要许多业者才能够成就食品包装领域。

“市场庞大且正在增长。我相信食品包装很重要,特别是生活标准提升,现代人都讲求健康和干净,食品需要经过处理及方便。因此,这市场还会继续扩充。”

林炳仁透露,森德会继续专注在这两大包装业务,内部增长、增加产能为优先,然后开始并购活动。

“我们会专注在工业和消费品包装……(收购目标)我们不会只局限在大马,也会放眼东南亚。不过,目前还没有物色到特定目标。”

美国联储局接下来会减少购债,届时势必推高美元。针对美元波动,他表明森德是以美元购买原料,但也是以美元脱售产品,会跟随市价调整价格。

森德现有包装产品出口到全球逾60国,特别是拉伸膜和包装带,产量超过90%是运往海外。

此外,电费明年开始调涨,森德也明言将把额外成本转嫁给客户,不过,产品平均售价涨幅估计不超过1%。

缩土地规模应对风暴

林炳仁笑言:“很多人以为我们一开始就打入产业,但其实我们迄今只经营了产业业务大约20年。”

森德1993年正式进军产业界,专注在南马。

大马90年代期间的产业发展蓬勃。可是,经过一轮金融风暴侵袭,市场完全失去生气。

“我们学习到要让自己具有竞争力。但是,要如何做到?

我们在巴西古当发展,当地有有许多买家,却无法承担高价。所以,我们面对的挑战:要如何降低售价?”

他指出,降低售价就是降低成本,森德选择降低土地成本,缩减土地规模,打造排屋且统一所有屋子架构,成功以低于一般建筑计划价格完成。

就算2000年的产业市场很糟糕,但是森德当年推介计划,就被一扫而空。

续扩展柔产业

林炳仁笑坦言,森德现在的产业价格没有当时低,不过,森德从可负担房屋建立起自己的品牌和专业,在柔佛拥有完整的团队。

因此,森德接下来也会继续在柔佛扩展产业业务。森德也刚在柔佛宣布第5个产业计划。

“我们的房子不是卖给投机者,都是购屋者自己入住。我们在可负担房屋这方面,做得很成功。今天随着市场改变,我们也扩展到不同领域。”

森德现有产业业务的70%是打造可负担房屋,其余30%则开始进军较高档房产、商业和工业用建筑。

“我们在危机中学习到,要谨慎管理我们的财务。因此,当市场好,我们可以进一步推展计划;当市场不好,就是我们扩展地库的时候。这就是我们的产业业务策略。”

森德今年将推介大约15项计划,发展总值约5亿令吉。相比起扩展地库,公司目前选择推介更多产业计划。

无意分拆上市

两大核心业务规模日益庞大,可是森德目前无意仿效其他集团,即把业务分拆上市。

林炳仁强调,森德如今好不容易成为营业额十亿令吉的公司,若现在选择分拆,规模就会缩小。

派息率节节高升

“所以,要把公司规模扩展到另一层面。届时就算我分拆,两家公司的规模都仍庞大,或许到时候(我们再考虑分拆)吧。”

另一个小股东较关注的课题,就是森德的派息政策。森德多年来都维持最低30%的派息政策,今年更派发特别股息后,派息率更推高至52%。

基于公司前景亮眼,过去数年也派发高于原定水平的股息,何不直接调升派息政策?

林炳仁本身认为,公司增长和回馈股东之间要取得平衡,因为两者皆重要,要确保股东享有股息之余,也享有公司的增长。

“过去5年,我们不但有派息,公司股价也节节上升。未来5年。我们要继续回馈股东,但我们不要放缓扩展。因此,我们目前只能说:我们会维持至少30%。”

没打算私有化

至于森德现有股东架构,依据年报,林氏家族持有森德近50%股权,加上近期私有化活动频频浮现,所以不得不追问股东之一的林炳仁此事,特别是股东或许会认为这是私有化的讯号。

林炳仁没有多谈,仅强调:“我们现在没有这样(私有化)的打算。”

不过,森德也欠缺股票流动量,公司有意改善这问题。目前市场上仅有35%的森德自由流动股票。


Source/Extract/Excerpts/来源/转贴/摘录: 南洋财经
Publish date: 23/12/13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Warren E. Buffett(沃伦•巴菲特)
Be fearful when others are greedy, and be greedy when others are fearful
别人贪婪时我恐惧, 别人恐惧时我贪婪
投资只需学好两门课: 一,是如何给企业估值,二,是如何看待股市波动
吉姆·罗杰斯(Jim Rogers)
“错过时机”胜于“搞错对象”:不会全军覆没!”
做自己熟悉的事,等到发现大好机会才投钱下去

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

“犯错误并没有什么好羞耻的,只有知错不改才是耻辱。”

如果操作过量,即使对市场判断正确,仍会一败涂地。

李驰(中国巴菲特)
高估期间, 卖对, 不卖也对, 买是错的。
低估期间, 买对, 不买也是对, 卖是错的。

Tan Teng Boo


There’s no such thing as defensive stocks.Every stock can be defensive depending on what price you pay for it and what value you get,
冷眼(冯时能)投资概念
“买股票就是买公司的股份,买股份就是与陌生人合股做生意”。
合股做生意,则公司股份的业绩高于一切,而股票的价值决定于盈利。
价值是本,价格是末,故公司比股市重要百倍。
曹仁超-香港股神/港股明灯
1.有智慧,不如趁势
2.止损不止盈
成功者所以成功,是因为不怕失败!失败者所以失败,是失败后不再尝试!
曾淵滄-散户明灯
每逢灾难就是机会,而是在灾难发生时贱价买股票,然后放在一边,耐性地等灾难结束
  • Selected Indexes 52 week range

  • Margin of Safety

    Investment Clock

    World's First Interactive Investment Cl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