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 2013

亚洲金融风暴重临?

亚洲金融风暴重临?
Created 09/02/2013 - 13:35
有一说法:“本轮国际金融危机以美国次级房贷危机为起点,欧债危机为中场,新兴经济体崩溃为终点。”

美国联储局6月释出紧缩量化宽松政策的动向,外资纷纷回撤资金,新兴市场首当其冲,经历大规模的资金外逃。

屋漏偏逢连夜雨,“双印”等新兴国家经济基本面频敲警钟,来往账项恶化情况导致投资者避之唯恐不及,股汇市齐齐重挫,日日刷新低点记录。


新兴市场一时间从“宠儿”变成“毒药”,特别是曾在1997年经历惨痛经验的东南亚国家,是否会再爆发新一轮金融风暴,成了全球的焦点。

金融风暴Yes or No?

从2008年开始,美欧国家陆续陷入困境,由中国和印度领军的亚洲新兴市场,一度成了人人口中的“救世主”。

于是,先进国刺激经济政策所带来的大笔热钱,纷纷流入亚洲,新兴国一时风头无两。

花无百日红,情势在短短数年间大逆转,欧美国家如今迈向复苏步伐,亚洲新兴国家则可能陷入另一场风暴。

资金外逃、贸易收支基本面恶化,再加上中东战争一触即发,投资者信心受损,亚洲金融风暴历史会否再度重演?

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是亚太国家永远的疼,至今仍令投资者谈之色变。

这些年来,亚洲国家频频强化经济基本面,甚至在美国爆发次级房贷风暴、欧洲陷入债务危机之际,除了出口市场遭受冲击之外,内需的强稳和外资的流入,让东南亚国家成为全球的“避险”天堂。

事实上,稍有远见的人在早几年已频频抗议,先进国的“超宽松经济政策”促使大量热钱流入亚太新兴国家中,在未来的某一天将引发庞大的撤资冲击。

从过去2至3个月发生的情况来看,看来“这未来的某一天”已在不远处。

随着美国联储局在今年6月时,多番暗示将会收紧每月850亿美元的购债规模后,亚太国家即开始面临资金外逃情况,过去几年享有大量热钱的东南亚国家,受挫程度更是严重。

双赤字袭击新兴国

外资大规模撤离,欧美国家经济尚未完全复苏,未能振作出口市场,加上中国经济放缓,已为亚太新兴国家的前景笼罩一层阴影。

不过,更令人担忧的是这些新兴国家的经济基本面。

新兴国家为克服外围经济不景而大量举债,而外需减少、出口下滑却造成经济风险,促使“双赤字”危机加剧。

其中,有“双印”之称的印尼和印度,都已陷入来往账项赤字的窘境,其他如大马、菲律宾等国的来往账项盈余也处于收窄之势。

再来,美国是否将对叙利亚发动军事行动,更吓坏了本来已精神紧绷的投资情绪,紧绷的线“叭”一声断了,全部人顿时陷入慌乱,更是忧虑金融风暴的再度莅临。

货币续贬值引发大危机

对于亚太区是否将爆发由新兴经济体“领衔”的新一轮金融风暴,目前争论虽多,却没有人能说得准。

有者表示,如今亚太国家的基本面相对1997年时来得稳健,且货币多数处于自由浮动,外资的大笔撤资只是“正常化”到热钱流入前的水平。

但也有者担忧,若是货币持续贬值,则将促使万物涨价,后果不堪设想。

抑或是,新兴国家因无法承受货币大幅贬值、资本外流加剧的情况,很大可能抛售美元储备资产扶持本币,一旦耗尽外汇储备,经济基本面将面临崩溃。

何定义金融风暴?

根据维基百科,金融风暴是指一个国家或几个国家与地区的全部或大部分金融指标,急剧、短暂和超周期的恶化。

这些金融指标,包括短期利率、货币资产、证券、房地产、土地价格、商业破产数和金融机构倒闭数量。

常常随金融风暴而来的信用紧缩,是一种货币需求快速增长大于货币供给的状况,股市暴跌有时也是一种金融危机。

以亚洲金融风暴为例,事发于股票市场和外汇市场的动乱。首先是外汇市场的美元收缩冲击,使得货币在很短的时间内大幅度贬值,进一步影响了股票市场和金融体系。

新兴股汇齐震荡

世事总是那么矛盾,美国因经济不景而祭出宽松货币政策刺激政策,如今情况转好要停止刺激政策,却引发许多人反弹。

不管想不想面对,联储局停止购债始终会来到,外资撤离将成为既定事实,但在间中不排除诱发新危机产生的可能。

过去3个月来,亚洲新兴股汇市,绝对可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其中,又以东南亚至印度的国家最为惨烈,股汇市齐齐大幅下调。

泰国、印尼、大马和菲律宾这4个主要东南亚新兴市场,近期的跌幅更是直接抹杀上半年的涨幅,今年至今波动纷纷呈现跌势。

股市方面,以泰国和印尼跌幅最大,过去3个月的跌幅超过20%,菲律宾的跌幅也高达19%,而因政治不稳定因素已稍微消除的马股,5.07%的跌幅相对较小。

将目光转向汇市,印尼盾兑美元贬值达13%,泰铢和令吉虽贬值未超10%,但也分别处于9.33%和8.7%的高端,比索亦贬值8%。

不过,印度卢比“凄惨”程度,较东南亚货币严重许多,贬值幅度达21%!






【风暴再席卷】

⊙联储局拟退场

G20与新兴国家经济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张其佐曾点出,美元的全球中心货币地位,导致联储局的货币政策对新兴市场具有溢出效应。

回顾历史,从上世纪80年代的拉美债务危机,到90年代的墨西哥危机和亚洲金融风暴,都发生在美国持续紧缩货币政策之后。

2008年美国爆发次贷危机,联储局开始大举购买美国国债,推升国债价格、降低殖利率,第三轮的量化宽松政策更祭出每月850亿美元的大规模购债,同时促使美国大笔资金流入新兴国家。

值得注意的是,当前联储局资产负债表已经扩张到3.5兆美元,从减少购债规模,到资产负债表逐渐回缩,张其佐认为,这将引领中长期的资本流向逆转和利率上升,不排除触发新金融风暴的可能。

根据中国国家信息中心预测部世界经济研究室所提供的数据,今年至今已有接近950亿美元流入美国股票的交易型指数基金(ETF),新兴发展中国家的交易基金则流出84亿美元。

美国新兴市场基金研究公司(EPFR)的统计数据则显示,截至8月18日当周,全球新兴市场股票基金在过去12周内,第八次出现资金净流出。

⊙美股大跌牵制

侨丰投资银行抽佣经纪洪正聪指出,美国经济虽然已在复苏进程中,但后遗症却难以判断。

“美国如今是靠虚假金融增长撑场,但许多地方政府仍存在高公债问题,没有偿还能力。”

洪正聪表示,这可能会出现信贷泡沫情况,进而影响美国股市,而偏偏全球都必须看美国股市的脸色。

他称,美股跌破1万4500点的关键扶持水平,将导致整个市场崩溃,可能引发新一轮的金融风暴。

“现在还只是一个开端,未来一、两个月极为重要,胥视美国如何防止崩溃。”

⊙叙利亚战争一触即发

叙利亚并非主要产油国,这些年在美国和欧盟的制裁下,自2011年来已未在出口任何原油,但为何美国为首的国家可能对叙利亚的军事打击会造成人心惶惶?

这是因为叙利亚所处的地理位置,接近许多世界原油运输管道和海上航线,加上伊朗已成为该国的坚实盟友,一旦开战恐怕会扩大到整个中东区域。

国际分析员普遍预期,开战后油价至少将冲上每桶120美元,若情势恶化,恐飙涨至150美元。高油价停留时间越长,对全球经济和市场需求的影响将更大。

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更指出,一旦武装事件蔓延到沙地阿拉伯或伊拉克,则将“牵一发而动全身”,伊国南部每日200万桶原油出口将被迫中断。

⊙货币节节败退

对于会否再爆发另一轮金融风暴,InterPacific研究主管冯廷秀认为,货币贬值趋势将会是其中关键因素。

“若是货币持续贬值,最糟糕的情况将会发生,因为货币贬值意味着许多物价也会跟着上扬,包括食品、进口品、原料等等。”

整个区域内货币币值出现幅度较大的贬值,亦是金融风暴定义的条件之一。

中国国家信息中心预测部世界经济研究室副主任张茉楠指出,若汇率持续大幅贬值,再加上资本外流加剧,新兴国家可能抛售美元储备资产支撑本币。

“随着长期资本净流入局面的改变,新兴货币面临较大贬值压力,意味着央行采取干预本币贬值的政策操作空间越来越小。一旦他们大规模抛售美元,可能更快耗尽外汇储备,加剧资本外流。”

⊙新兴国双赤魔现

除了联储局的量化宽松政策退场的外部打击,包括“双印”在内的新兴国家,更遭受“双赤字”的内部致命伤,才导致资金外逃速度加剧。

所谓的“双赤字”,指的是财政和来往账项赤字,也就是国家债务和贸易活动的指标。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金中夏曾指出,要判断新兴市场是否会再陷金融危机,取决于这些国家靠借债支撑进口的失衡程度有多大,还有债务规模有多大。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IMF)预测,新兴经济体平均债务对国内生产总值(GDP)比例接近40%。

联昌国际投资银行经济研究部总监李兴裕也指出,除日本外10大亚洲经济体,今年合计来往账项盈余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预计将继续收窄至1.9%,进一步推高资本外逃和财政压力。以印度为例,2012年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达5.3%,国际收支亦不断恶化,截至3月杪,来往账项赤字规模高达181亿美元,加剧国家偿付风险,打击卢比表现。




【风暴不重演】

■浮动汇率降低压力

《华尔街日报》美元指数联合创立人席格纳瑞拉表示,目前市场的反应,较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之际来得温和。

“这因为当时许多亚洲货币钉住美元,如今却是自由浮动。1997年7月时,泰国央行被迫让泰铢自由波动后,在短短4个月内贬值40%。”

西班牙对外银行(BBVA)首席亚洲经济学家史瓦慈也认同此论点,称固定汇率制度很难抵御投机者的狙击。

“虽然在自由浮动下汇率贬值很大,在短期内造成投资者和商界不安,但中期来看却可降低经济压力,让商品在国际市场更有竞争力,促使本地消费者减少进口。”

同时,央行也能保存外汇储备,用于支付进口款项和偿还外债。

■外储15年翻倍

不认为亚洲金融风暴再度重演的经济学家,普遍认为亚洲央行在吸取教训后,如今的外汇储备规模已较1997年更为充实。

艾芬投资银行经济学家陈秋隆表示,以大马为例,在1997年时外汇储备约600至700亿美元,如今外汇储备已达1400亿美元。

史瓦慈也至,泰国在1997年时接受国际货币基金援助时,外汇储备几乎为零,如今也有1600亿美元的规模,备受“双赤字”打击的印度,则达2540亿美元。

“不仅如此,如今亚洲国家的透明度更高,固定公布详细的外汇储备数据和银行不良贷款数据,不像泰国在1997年时掩盖在外汇远期市场下注300亿美元交易,让国际货币基金也感到震惊。”

■外债来往账平衡

虽然高举债和来往账项盈余收窄或赤字,在近期成了新兴国家的“软肋”,但基本实力比起90年代已来得更强。

1995年时,大马来往账项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0%,越南13%;1996年时,印尼占3%、韩国和菲律宾为4%,泰国为8%。

史瓦慈指出,虽然这些国家过去几年举债攀高,但多数债务以本币为主,损害程度较轻。

“1997年金融风暴前的3年中,香港、印度、印尼、韩国、菲律宾和泰国,都出现大量来往账项赤字,但今天许多国家都处于盈余状态,虽然印度和印尼情势较坏,但问题的扩散面相对1997年要小得多。”

大马评估机构(RAM)首席经济学家姚金龙也强调,虽然如今情况较1997年来得好,但这些国家也必须想办法拉低来往账项赤字,以降低风险。

“我们预见下半年待全球经济逐渐复苏后,出口将会再扩张,届时可进一步强化亚洲新兴国家出口表现。”

■资金外逃属短期

姚金龙和资深高级经济学家白文春均认为,目前资金外流仅是短期现象,不至于引发整个亚洲再次陷入金融危机中。

白文春解释,之前东南亚频抱怨国际游资太多,造成股市、房地产等价格频频上涨。

“我会称目前的情况是泡沫崩溃,回撤到之前的情况。”

姚金龙表示,对于那些过度依赖外资的国家来说,必然将痛苦上一段日子。

他们不约而同认为,这场短期的“外资撤离潮”,将会维持到联储局停止量化宽松政策,且盼下月中联储局会议结果能否稍微拯救低迷的市场情绪。






【全球唇亡齿寒】

9月两大盛事———G20峰会和联储局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会议,将会是此次危机的关注焦点之一。

人们盼望在联储局会议中,获取更多购债策略的动向与消息,而G20峰会则会被视为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对话的平台。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政治所全球治理研究室副主任黄薇表示,今天世界是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发达国与发展中国家委实唇亡齿寒、相互依存,不存在隔岸观火的情况。

“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之初,发达国家复苏乏力,新兴经济表现抢眼;但事实证明,只有新兴经济体表现良好也无法拯救全球经济,发达国经济发展不起来也是大问题。”

“就像今天,一旦新兴经济体出现问题,发达国也必然受到影响。”


Source/Extract/Excerpts/来源/转贴/摘录: 南洋财经
Publish date: 02/09/13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Warren E. Buffett(沃伦•巴菲特)
Be fearful when others are greedy, and be greedy when others are fearful
别人贪婪时我恐惧, 别人恐惧时我贪婪
投资只需学好两门课: 一,是如何给企业估值,二,是如何看待股市波动
吉姆·罗杰斯(Jim Rogers)
“错过时机”胜于“搞错对象”:不会全军覆没!”
做自己熟悉的事,等到发现大好机会才投钱下去

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

“犯错误并没有什么好羞耻的,只有知错不改才是耻辱。”

如果操作过量,即使对市场判断正确,仍会一败涂地。

李驰(中国巴菲特)
高估期间, 卖对, 不卖也对, 买是错的。
低估期间, 买对, 不买也是对, 卖是错的。

Tan Teng Boo


There’s no such thing as defensive stocks.Every stock can be defensive depending on what price you pay for it and what value you get,
冷眼(冯时能)投资概念
“买股票就是买公司的股份,买股份就是与陌生人合股做生意”。
合股做生意,则公司股份的业绩高于一切,而股票的价值决定于盈利。
价值是本,价格是末,故公司比股市重要百倍。
曹仁超-香港股神/港股明灯
1.有智慧,不如趁势
2.止损不止盈
成功者所以成功,是因为不怕失败!失败者所以失败,是失败后不再尝试!
曾淵滄-散户明灯
每逢灾难就是机会,而是在灾难发生时贱价买股票,然后放在一边,耐性地等灾难结束
  • Selected Indexes 52 week range

  • Margin of Safety

    Investment Clock

    World's First Interactive Investment Clock